金风科技:以场景化定义新风电时代

时间:2020-10-24 14:34:54点击量:78 作者:张馨予

   平价时代,风电企业如何才能更好地适应新形势?又该怎样与业界携手提高风电的竞争力?


  金风科技的做法是,将20多年培育出的综合能力凝结于场景化的整体解决方案中,着力实现度电成本和资产价值最优,打造共创、共生、共赢的新风电时代。



金风科技:以场景化定义新风电时代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风电场


  历经几代风能人的卓绝奋斗,当下,我国风电产业正站在一个新时代的门口。


  按照《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19〕882 号)、《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财建〔2020〕4号)等政策的规定,自2021年起,陆上风电将实现平价上网;到2022年,海上风电的国家财政补贴也将取消。


  “平价上网,如今已不再只是目标,更是检验风电企业核心竞争力及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门槛’。”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风科技”)副总裁、风电产业集团总经理李飞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指出。


  市场竞争的残酷性,也是其精彩之处在于,只有跨过这道“门槛”,才能继续参与下一阶段的游戏;只要善于挖掘降本增效的空间,就能在接下来的征程中创造无限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关键,是精准研判产业走势,从中找准市场痛点,并为之进行持续的能力储备。


  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对市场变化感知敏锐、长期注重创新与积累的风电企业,或将在平价时代赢得更多的发展机遇。


  “规模化+高质量”成为发展主旋律


  摆脱补贴支持,走向全面平价,不同发展阶段的转换给风电产业带来了“阵痛”。然而,显而易见的是,行业拥有足够的底气予以应对。


  十多年来,我国风电产业保持快速的规模化发展态势,技术水平迅速提升,成本大幅下降。仅在过去的10年间,我国陆上风电成本就下降了40%。多方公布的测算结果显示,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新建陆上风电项目都具备实现平价上网的条件。


  同时,来自国家层面的大力支持更是让业界看到了风电发展的美好前景。自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就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能源发展战略思想以来,中央多次明确要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提高清洁能源消纳水平,并出台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责任权重考核等机制。受此驱动,“十四五”期间,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仍是从各级政府到能源央企追求的战略目标。


  无独有偶,10月14日在京召开的2020年北京国际风能大会(CWP 2020)上,全球400余家风能企业的代表共同发布的《风能北京宣言》也提出了宏大的发展目标。宣言提出,在“十四五”规划中,须为风电设定与碳中和国家战略相适应的发展空间:保证年均新增装机5000万千瓦以上。2025年后,中国风电年均新增装机容量应不低于6000万千瓦,到2030年至少达到8亿千瓦,到2060年至少达到30亿千瓦。


  “对于平价后的风电市场,金风科技持乐观态度,它有着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李飞表示。然而,平价风电项目的整体收益因电价阶梯性下降,容错空间变小,这就要求必须进一步提高全生命周期所有环节的质量,确保项目成为优质收益资产。对“高质量”的追求将贯穿于风电未来发展之中,并会上升到新的高度。


  本质上,衡量质量高低的唯一标尺落在了平准化度电成本(LCOE)上,高质量意味着发电量的提升、资本性支出的降低与运维成本的优化。


  李飞提醒,在此基础上,还应当高度关注各种不确定性造成的影响。比如风能资源评估的不确定性,让理论电量与实际电量之间存在差距;过度承诺的定制化方案,使得前期测算的投资水平在建设阶段无法落地;电力消纳和电价的不确定性,导致最终收益与前期测算结果大相径庭。


  “运维的价值实际上也被长期低估了,因为我们现在基于平准化度电成本建立投资模型、做决策时,用的是理论发电量,而在风电场实际发电过程中,会存在或有发电损失概率。这与运维质量有非常大的关系。”他补充道,“所以,不能简单按照平准化度电成本的公式去做评选、决策,要系统考虑到公式以外更深层次的影响因素。”


  正是这些不确定性,使得在不同的情景下,打造高质量风电项目所需关注的侧重点会存在差异。“三北”大基地项目的风能资源条件相对较好,但电价低,其属于造价敏感型,需要更为关注初始造价。中东南部地区的风电项目与之相反,需要更多地考虑提高发电量。分散式风电项目则面临着测风准确性、运维共享等方面的难题。


  这些都表明,在讲求“精打细算”的平价时代,针对不同细分市场构建场景化的风电整体解决方案已经势在必行。


  金风科技:打造高效场景化解决方案


  深耕风电领域20多年的金风科技,自然十分清楚产业的“风向”变化以及它对整机企业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