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平治」周力:应特别注意识别“颜色革命

时间:2020-10-06 05:26:55点击量:109 作者:张馨予

周力:应特别注意识别“颜色革命”即将爆发之前的那些迹象
学思平治

「学思平治」周力:应特别注意识别“颜色革命

★★★★★
按照原定计划,俄罗斯本应于4月22日就俄议会上下两院通过并经普京总统批准的宪法修正案举行全民投票,但因新冠疫情影响,全民投票被推迟至6月25日至7月1日期间举行。除此之外,俄罗斯国内近期的选举还包括国家杜马选举和9月份的地方选举。
6月10日,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十分罕见地接受俄一家资格很老的报纸-《论据与事实周报》的专访,公开强烈谴责美国等西方国家图谋在全民投票之前掀起新一轮的反俄浪潮,以干扰俄罗斯国家重大政治议程的实现。据俄官方消息,截至今年6月8日,俄境内履行外国代理人职能的非政府组织现有70个,被俄明确视为不受欢迎的国际和外国非政府组织有22个。帕特鲁舍夫专访一经发表,俄各大主流媒体便纷纷转载和报道。采访全文如下:
1.冲刷价值观
《论据与事实周报》:近一段时间,全世界都目睹了美国的骚乱,也目睹了美国国家执法机构在驱散示威者时采取的强硬行动。与此同时,这些情况也让人们想起2019年11月香港、伊朗举行集会以及2019年2月委内瑞拉的集会活动,美国政府都是即刻对集会所在当局执法机构采取的对应行动给予强烈指责。白宫越来越关注世界各地抗议活动中所在当局采取的行动,您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帕特鲁舍夫:以凭空捏造为借口,对他国执政当局进行指控,是西方长期以来借以推动所谓“颜色革命”的工具。为了在某一国家搞破坏,是从不缺少理由的。比如指责该国政府取缔的是和平示威活动、抗议活动参与者已经致死或出现了所谓的“选举欺诈”等等。
过去的几十年中,西方国家一直在利用各种各样的工具对他国的主权施加影响。一开始,西方国家都会使用信息宣传和施加政治外交压力这两种手段。如果这些手段不能奏效,即不能使某一国的领导人“以正确的方式”调整国家的大政方针,那么西方国家就会通过组织“自发”的民众集会来颠覆那里的政权。
《论据与事实周报》:一些专家认为,出于同样的原因,西方通过信息战发起针对俄罗斯的不实指控,称俄在组织美国本土的抗议活动中发挥了作用,干预了美国和欧洲的选举,并且数十倍地压低俄罗斯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对这一观点,您是否同意?
帕特鲁舍夫: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和北约国家,在它们的那些战略性文件中将俄罗斯定义为敌人。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被视作安全威胁的一个出处。俄罗斯在西方国家的认知中,是一个不遵守国际法和道德标准的国家。美西方国家经常利用自己控制的媒体和互联网,抹黑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抹黑俄罗斯的国家政权和爱国的政治领袖,并不断冲刷俄罗斯的精神道德价值观。
西方国家不断开展旨在破坏俄罗斯社会政治稳定的活动。为此,它们一直谋求在俄境内打造一个外国非盈利性组织(NGO)的网络,以实施符合西方国家利益的所谓民主计划和项目。
西方国家整合并支持俄罗斯没有独立资金来源的反对派和亲西方的社会团体,为宣扬忠于“民主价值观和自由理想”的抗议活动物色领头的候选人,干预俄罗斯联邦和地方的选举,并在经济、政治和其他领域对俄实施制裁,甚至不惜将高级别的体育赛事“政治化”。
2.任务就是搞分裂
《论据与事实周报》:俄罗斯定于7月1日就宪法修正案举行全民投票,9月份还将举行地方统一日期的选举,国家杜马选举也为期不远。您是否担心一些西方国家会插手其中?
帕特鲁舍夫: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在这些政治活动前夕,预料西方国家将借助非盈利性的非政府组织,利用各种机会(包括在地区层面)大肆进行破坏活动,特别是煽动民族主义和分裂主义情绪。接下来,西方国家还会推动所谓替代工会组织的活动,并加大对俄罗斯打信息战的力度,以洗刷构成俄罗斯国家基础的精神道德观和文化历史价值观,降低俄罗斯公民对国家的认同感。西方国家的主要任务就是分裂俄罗斯社会,并把对西方有利的价值观和发展模式强加给我们,从而操纵社会意识。
《论据与事实周报》:宪法修正案中包括了关于主权、领土完整和不允许(他国)干涉俄罗斯内政方面的内容。这些修订是否很及时?您是如何看待的?
帕特鲁舍夫:非常及时。西方政客长期以来一直将焦点对准俄罗斯。他们谋求在俄的一些邻国建立起一个社会政治结构的网络,通过这一网络将西方政客们与他们需要的俄罗斯国内代理人直接取得联系。在这里,波罗的海国家发挥了极其恶劣的作用。以立陶宛为例,该国甚至在其境内定期举行所谓的“自由俄罗斯论坛”,专门讨论可以采取哪些新形式的民间抗议活动,以及如何对俄罗斯国家的高层进一步施加外部的压力。拉脱维亚则通过波罗的海媒体发展中心的专家来组织对俄罗斯那些“独立”记者的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