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亚·尼基福罗夫:意识形态与历史

时间:2020-10-06 05:34:03点击量:171 作者:张馨予

大众历史教育是民族和公民认同形成的基础。每个国家都着力巩固意识形态建设的群众基础,积极参与国家公民历史观的形成。历史虚无主义从既定政治理念出发,打着“反思历史”“还原历史”的旗号,肆意歪曲历史事实、制造思想混乱,当代世界的现实和全球化竞争的表现之一是“为历史而战”。人民历史属于国家安全范畴,伪历史的传播不仅会给历史科学带来损失,还会损害国家和社会的利益。历史学领域伪科学出现与不正确地处理文献资料有关,其建构采用的欺骗手法与其他科学知识、技术及医学等领域采用的欺骗方法有相同之处。历史学家和中小学及大学的历史老师首先应集中全力捍卫历史的科学地位,不允许大众媒体在社会中塑造历史是伪科学的反面形象。

尤·亚·尼基福罗夫:意识形态与历史

一、历史教育是民族和公民认同形成的基础

在当代世界,大众历史教育是民族和公民认同形成的基础,没有大众历史教育就不能保证主权国家的稳定发展。公民团结是任何一个当代社会统一和稳定的基础,而公民团结的基础则是人民对本国历史的接纳和维护。如果能够达成这个基本共识,那么它就为民族自我意识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它保障代际延续、激发公民的积极性、巩固国家的合法性,有助于国家证明它的优越性和对外界的吸引力。每个国家都有意于巩固自己的基础,积极参与自己国家公民历史观的形成。

因此,当代世界的现实和全球化竞争的表现之一就是“为历史而战”。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精英都无法拒绝通过大众历史教育来传播对自己国家历史的一定评价和认知,因此,今天“来自历史的证据”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当今内政外交的武器之一。承认大众历史教育对国家政治的依赖是否就意味着不再追求全面、真实地描述过去呢?绝对不是。事实上,人民稳定的历史自我意识只能建立在客观的历史知识之上。歪曲历史、对国家某一段历史绝口不提或拒绝对国家历史进行道德评价的行为只会阻碍国家现在和未来的发展。

二、历史虚无主义损害了历史科学的科学性及国家和社会的利益

最近20年的俄罗斯历史给我们提供了一整套直观的教训,以集体记忆形式保存和再现的人民历史属于国家安全范畴,应该采用相应的方式来对待它。对历史非专业的、带有政治偏见的、不负责任解读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历史谎言的传播不仅会给历史科学带来损失,还会损害国家和社会的利益。

今天,为了确立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获得新的民族—国家认同,俄罗斯必须格外重视历史知识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历史记忆的基础牢固而又客观。然而,在当今全球化的条件下,社会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面临许多重大挑战,当今世界政治力量干预历史解读的问题成为事实,而历史解读在传统意义上属于专业历史学研究的范畴。为了说明专业历史学研究和集体记忆与政治间的关系,在专业历史学和政治学界经常使用以下术语:“历史政治化”“记忆的政治”以及“历史的政治”。

然而,任何违背民族记忆的历史篡改都是一个过分庞大的分分时时彩,这种极端的历史修正应该看起来是有据可依的,准备这些论据、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并进行论证的任务由那些资金雄厚的基金和“研究”中心完成,这些机构在“饱受俄罗斯侵略”的国家运行,它们的工作人员对寻求历史真相不感兴趣,其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别有用心地改写历史上,他们遵循反苏反俄的精神,其思想基础不仅是意识形态上的“重新思考”,还是直接的伪造和篡改历史。这些“研究”结果很快就会被世界媒体广泛传播。在必须抵制旨在破坏历史记忆和自我意识,并最终导致社会退化的历史版本泛滥的背景下,撰写这篇文章具有特殊意义。当代俄罗斯国家的优先任务不仅是通过中小学和高等教育机构来保障有科学依据的、经得起历史知识检验的强大的信息流,还要“培养俄罗斯公民对自己国家和国家历史的参与感、对先辈的尊重以及对俄罗斯现在和未来发展的道德责任感”。[1] 第三项任务是培养学生们掌握以下技能:批判地评价历史信息的能力、慎重对待媒体炮制历史“轰动效应”的能力、区分事实和对事实解读的能力、分析传播这样或那样历史信息意图的能力。

三、俄罗斯的历史虚无主义是美国霸权主义对苏维埃文明的歪曲